凛雀

我是阿根廷人

T:呜呜呜各位姐妹们咱就是说能不能求点虐到飞起的文啊TT,本be选手在糖堆里蛀牙都要蛀烂了TT

特别想要看那种很狗血的文,什么帝君彻底心灰意冷达达鸭那种!!逻辑通顺起来设定又特别狗血!!还有一种就是我特别想看现实世界au,但帝君在和达达鸭的相识之中偶然恢复了岩神的力量与记忆那种!!

T:如果你只能选一篇枭羽的文文推荐,你会选哪一篇呐?

《长夜将尽》!!!!!!!!!!!!!我真的好爱好爱这篇文章,我一个究极凯亚战损爱好者,be爱好者,在看这篇文章的时候第一次想要他们he😭😭真的好虐好虐,但是文笔真的好好😭😭😭😭那位老师把悲伤感完全写出来了😭😭😭😭😭😭我愿意推荐全世界人去看《长夜将尽》😭😭😭😭

T:说一句同人文里的话,让人立马猜出是哪本书?

“你们是上帝赐予彼此的深沉玫瑰,隐秘且无穷期”

【叁】日落时分,黎明不再

#没头没尾好耶(


#纯粹意识流,写的垃圾也不要在意,左上角退出就好了...

 人物性格全部捏造⚠超级ooc就完事了





————





金道英没想过在日本也会遇见郑在玹,那个人就像他命中注定的克星,却又与他紧紧的缠绕在一起,好似那利刃也无法割裂的红绳。明明脆弱不堪,却又异常紧实。

他匆匆地把目光从那带着熟悉气息的风景中移开,只为躲避那人可能会望过来的情况。思绪又回到了难过的那日,女人与男人亲昵地动作交缠起来如同一副美丽的画,但金道英却觉得这是杀人诛心的一幕。

他偷偷地看向郑在玹,却觉得那人变得愈发耀眼,抑或是刺眼。这次他的身边没有那个女人了,金道英却只觉那空荡的身边总要有人在,只是那个人永远不会是他。

这么一想,他眼帘低垂,双目中满是自我厌弃。


’什么嘛...金道英,自作多情。站在郑在玹身边那个人永远不会是你,一个自私的人是配不上郑在玹的,即使他的身边空无一人,那也不再与你有任何的关系。你配不上他,你配不上他。‘




金道英突然很想哭。

他逃离了那个地方,在夜幕降临之至,在郑在玹回头之前。

双腿不受控地跑了起来,胸腔中的一股闷意却无法出来,金道英感觉泪水已经要溢出,他却无暇抹去,幸而路上没什么人,但不幸的是他迷路了。

他最终在一处无人的海边停下了脚步,北风呼啸着尖利的风声,把那人显得更加孤悲——孤独与悲伤。

金道英无声地啜泣了起来,是的,他甚至不能发出声音,仿佛只要泄露些许小音,他就再无生存的资格。

他蹲下身子,双手捂住脸,但那瘦的有点异常的手无法遮盖喷涌而出的眼泪,于是他只当是风沙来拾走悲难,放下手掌任由那泪涕落入地面。




老天于是也跟着哭泣,丝丝的露珠降落,带来的是更加压抑的黑夜。乌云带去了月亮,带来了雨霜。

金道英没有反应,只是任由那上帝的泪滴敲打自己的头顶,他已经分不清脸上的液体是什么了,但可以确定的是,那必然不会是令人欣喜的事物。

背后的路灯泛着黄光,把金道英的影子拉得扭曲而狭长,看不清楚身体的曲线,只如一只蜷缩的倦兽,对感情的疲倦,对生活的疲倦,对活着的疲倦。

厌恶父亲吵闹的声音,厌恶女人腻烦的身影,厌恶同事虚伪的笑容,厌恶世界恶意的纷纷扰扰。

那些人总说他有病,说他应该去看医生,殊不知那医生也是假的,只是促进死亡的催化剂,倒不如让他独自烂死在那异国他乡的阁楼,待那尸体腐臭后被人发现,再草草地埋在地底下,陷入那永无天日的黑暗岁月。




蹲着的影子旁出现了一个站立的影子,即使影子是被拉长了,但依旧能看出那原主人本身便修长的身材。郑在玹的伞挡住了肆虐的雨水。

金道英被那雨敲打得迷惘,没有反应过来那甘霖早已不再落入他的发间,只听见微微细小的叹息,那雨水再次降落于他,却在而后,他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郑在玹的怀抱是温热的,温柔的,宽厚的,却也是金道英不敢奢求的。


”道英哥...你可让我好找啊...“


郑在玹的声音从金道英的耳边传去,后者闻言一愣,却在反应过来后迅速起身并推开了他。但或许是蹲久了,本就饥饿的他感觉一阵眩晕,未等自己还没站稳,郑在玹便又上前抱住了他。


”郑...在玹...你怎么...在这...“


金道英没有力气再推开他,只是这么问道,不敢看向那人,他颤抖着。


”刚刚在鸟居那我便怀疑那个看我的人有些奇怪,发现是哥后我不知道有多高兴。道英哥,为什么要跑,为什么要离我而去,又一次。“


郑在玹的声音里并不含有愤怒抑或是别的什么情绪,他只是这么问着金道英,迫切的需要他的答案。




金道英忽然不颤抖了,他的声音冷静了下来,变回了与郑在玹初次见面那般冷漠,他甚至再一次想要推开男人,但后者这次并没有让他成功。


”你才是,郑在玹。你不应该在美国吗,为什么会在日本。郑氏怎么办,你的家族正在危急时刻我没记错吧,他们怎么办?还有...你的未婚妻要怎么办?郑在玹,不要再来招惹我了。“


金道英的语气寒冷刺骨,他明明就是这样的人,在遇到郑在玹之前他明明就是个冷漠的人,可那个男人确实比毒药还要令人迷醉,以至于让他的自我掉入了深渊,无法醒来。


’别说了金道英,你明明不是这么想的。‘


同样的声音在金道英的心底响起,仿若歇斯底里地喊叫。黑暗中的他敲打着看不见的名为’心墙‘的屏幕,流着泪朝那正在说话的金道英喊叫。可是听不见,也无法回应。

谁听不见?谁都听不见。



”那个女人从来都不是我的未婚妻。她是t,我们这般行为只是为了骗过家族的人罢了,那些老不死的家伙们手里还掌握着不少的权力,我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彻底获得权重。我从来都没有抛弃你,是你,没有看我的信息。这些都只是误会罢了道英哥。“

郑在玹解释道。


金道英却忽然笑了出声,他看向郑在玹的眼神不带丝毫的感情,甚至连刚才的冷漠都消失了,宛如死水与泥潭。


”是我不让金道英看的。“


郑在玹皱眉,似乎不懂眼前这人的言语。


”告诉你吧。我不是金道英,或者说,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金道英。我并不爱你,我的存在只是为了保护那个爱你的他。“

他顿了顿,又道:

”还有那个频死的他。“

金道英颔首些许,用那湿发挡住了眼底的没落,但随后他又抬起头,望向郑在玹的目光恢复如初。


”你爱金道英吗?“





... ... 





雨停了,郑在玹的怀里是失去了意识的金道英,他脑中一直都是那句:

”你爱金道英吗?“

毫无疑问,他是爱的,他从来都是爱着金道英的。

可他爱的是哪个金道英,他无从得知。

每个人格的金道英都像是一个全新的人,无论是那个爱他却自卑的金道英,还是脆弱而易碎的金道英,抑或是那个冷漠的金道英。

他爱他。



郑在玹低头吻了一下金道英的湿发,轻声道:

”我们回家。“










————

烂尾常规作风(





朋友拍的凯亚,我直接老婆好美贴贴😍😍

周三!!!!!!!叁!!!!!!!jaedo!!!!!!玹英!!!!!!!


这对真的我至始至终都觉得他们有点什么,看了一些分析视频就更相信他们有东西,而且光看颜值都适配的不像话(;´༎ຶД༎ຶ`)他们好真,他们太真了,友谊和爱情是有区别的!!尊重爱情!!!(磕疯魔了这人)


其实以前有很多图的,但是都删了,这些是剩下的,他们之间的氛围感(婚感)绝了,真的,磕叁不会亏!!

【叁】窗帘盖住的画

1/加粗的对话只是为了方便分辨

2/表层人设:玹-血族伯爵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营-被变成‘血族’的人类

  深层人设:玹-人类→血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营-人类→灵魂

3/很久没写了,手生别介意





——




森林,一望无际的树。一切的生机都在乌云密布的黑夜里消失匿迹,只剩恼人的乌鸦在盘旋,等待着下一个死去的生灵。

那是一座古堡,翠色的藤蔓攀附在经过了数千年风雨洗刷的砖石上,一条一条,像跗骨之蛆一般,可憎,令人生厌。

古堡里面似乎点着蜡烛。那一丝微弱的光没有驱散黑暗中的幽灵,它甚至映照出了那些可怖的嘴脸——扭曲的灵魂还有,一个男人的脸。

 

 

不不,准确来说那不是一个人,不是一个人类,不是一个能被世人接纳的家伙,但无话可说的是,他确实长了一张异常俊美的脸——如果能忽视那异于常人的苍白肤色的话。不过常人世俗,他可以在万圣节的时候作为一个‘鬼’出现,这无可厚非。

伯爵的面前是一幅画,亦或是是半幅画,因为里面的其中一部分被窗帘挡住了,而露出来的那一部分则是伯爵自己——一位穿着花袖礼服的先生,

“郑在玹”。

 

 

漆黑的鸟又开始叫了,一声一声,此起彼伏。郑在玹的眼神放在画上,如死水一般的漆黑的瞳孔没有蜡烛的倒影,身旁的红酒也似乎百年未动,仿佛凝固成了一块漂亮的果冻,虽然肮脏无比。

他坐在这个椅子上已经有数百年了,距离他爱人的第7次轮回也过了二十几年。自他爱人在数百年前死后他就一直坐在这里,感知着每一代的灵魂,和灵魂上的刻印。

那是他的刻印,他在他第一次死后留在他灵魂上的刻印,一个无法抹去的,堪称是诅咒的刻印。

 

 

忽然间,他的耳边传来了一丝微弱的呼吸声,很遥远,很弱小,似是快死了,又似是熟悉。

不应该啊,丛林的深处怎么会有生灵的气息?

所有接近内林的生灵早已被那死神夺去了灵魂,否则又怎能保护这古堡呢?

可那呼吸声还在,那黑鸦的声音也依旧没有消失。

郑在玹的眼神聚焦了起来,他的手指动了一下,似乎是想重新控制这幅早已脱轨的身体。意识从远方回来,把他又拉回了现实。

 

 

呼吸声越来越弱了,似乎还交杂了一些轻声的低语。郑在玹缓缓起身,去到了窗前。他站上了窗上的台阶,随后身体前倾,向空气中倒去。

他闭上了双眼,想用身体感受坠落的力量——可是不行。那一瞬间他睁眼了,血色的双瞳没有任何的喜怒哀乐,而他的坠落停了下来。

呼吸声消失了,跟着消失的还有郑在玹。

 

 

树的脚边是一个没有了意识的男人,郑在玹看向了他,那一刻是灵魂的共鸣,前者睁大了双眼——他永远记得那个气味。

抱起了男人,郑在玹直接回到了古堡,把他放到了床上。

男人很漂亮,被酒红色的床映衬得更加妖冶,好似绝望的美感。

是的,他已经死了。

 

 

金道英记得自己进了那寥无人烟的森林,在所有人的劝说下一意孤行。他总感觉森林深处有什么在呼唤着他,一种致命的吸引力好像能引起他灵魂深处的回应。

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探险家,准备好一切才开始旅程是基础。

他进去了,那个人人惶恐的地方。

 

 

穿过了中间的一大段路,他的背包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,他的伤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填满了皮肤。或许是被有毒的荆棘刺到了,亦或是乌鸦尖锐的嘶声,金道英只觉头昏眼花,无力感和恐惧感在那一刻席卷了全身——无力动弹,恐惧死亡。

那些乌鸦好像飞到了他的面前,用叫声宣告了他的频死。

“早知道就听他们的话了,什么都没找到,好不甘心….

好像已经断了气似的,连那说给自己听得低语都快要听不见了。

“还不想死

这是闭上眼睛前的最后一句话。

 

 

睁开眼睛后的第一眼被一个俊美的男人所填满,后者手里拿着一个装了粥的小碗,正作势要喂他,那勺子都已经到金道英的嘴边了。

金道英张嘴了,但没有喝。

“我不是死了吗。”

他这样问郑在玹,猩红的眸子上只有不解。

郑在玹收回手,说:

“是啊,你已经死了”

他看着金道英没落的神情,并不再语。

“那这里是地狱吗。”

金道英又问。

“这里什么都不是。”

郑在玹回答。

 

 

“这样吗

金道英别过头,看向旁边的窗外,似乎想要躲避那迎面击来的事实,和悲伤。

“虽然不知道这里是哪,但一定不是地狱。”

金道英又开口了。

“因为地狱没有这么漂亮的月亮。”

原来是乌云逃离了黑暗,放出了那光。

“是你救了我吗,血族先生。”

金道英把头扭了回来,他笑着,却在哭。

尖利的牙齿突兀极了,却有一丝扭曲的美感。

“原来血液也不是那么难喝嘛,谢谢你,先生。”

 

 

金道英站在城墙上,目光触及远方的天边,似是想要把那一切都收入眼底,尽管那什么都不是。

郑在玹来到了他的身旁。

500年前,我在这里送走了我的爱人。”

他说着,似乎想起了一些东西,眼神温柔了下来。金道英看向他。

“他是怎么死的?”

这问题似乎有些不太礼貌,但郑在玹并不在意。

“黑死病,那些老鼠并没有放过他。”

眼帘低垂,郑在玹的神色让金道英想起了他曾在书上所看到的照片——被病毒侵略的中世纪——不是地狱,胜似地狱。

“后来他就转世了,但我没有去找他。我只是看着他度过那一生,再在他死后为他献上一朵花。”

一席冷风穿过了两位先生。

“快要天明了,回去休息吧。”

郑在玹把目光放在了金道英的身上,这么说道。

“好。”

第二天夜晚,郑在玹是在湖边看见金道英的,后者拨弄着水面的波纹,搅乱着那月光的倒影。

“你为什么不再去找他,在他的第二次轮回时。”

金道英问郑在玹,后者正看着他的动作。

“他没有回应我的呼唤。”

“所以呢。”

“所以我不敢找他。”

“胆小鬼。

金道英吐槽了一句,站了起身,往花园的方向走去,郑在玹跟在他的身后。

“第三世呢。”

“依旧。”

“第四世呢。”

“依旧。”

“第五世呢。”

“依旧。”

“第六世呢。”

“依旧。

他们就这样,来到了花园。

“你还不是一般的胆小鬼呢。”

金道英转身看向他,这么说到。

“白长了这么一张帅脸,你要是去试试,说不定即使他的灵魂无法回应你,他也会爱上你。”

郑在玹又垂帘了。

“那就不是他了。”

无奈似的耸耸肩,金道英转过身去进了花园,末还低语了一声。

“真是个死脑筋。”

 

 

花园很大,奇异却又漂亮的花朵数不胜数,金道英走着,郑在玹跟着。

“这些花都是你种的吗。”

他这么问。

“有些是他种的,那些被施了法。”

郑在玹说着,走到了最近的那一株花前。

那是一株非常漂亮的雪色山茶。

“这是他最喜欢的山茶。当初他从东亚带回来了种子,在这里种下了。”

金道英闻声来到了他的身边。

“真美。”

那是发自内心的感叹。

“初见我时,你并不害怕,得知自己非人后,你也没有讶异。”

郑在玹忽然又开口了。

“是啊为什么呢。”

金道英笑了起来,长叹一声。

“你令我感到很熟悉,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。从内心不,从灵魂的深处往外散发。”

郑在玹睁大了眼。

“或许不,没有或许。”

金道英说着,又笑了起来。

“回古堡吧。”

也不顾郑在玹什么表情,他便转身离开了花园。

“尼古拉在上

 

 

郑在玹曾问过尼古拉,一个人转世后,灵魂是否还会是从前的他。尼古拉告诉他,这需要他自己找答案。这个答案或许远在天边,或许近在眼前。

郑在玹用冰冷的手掌抚在了心脏前方,尽管他什么都感受不到。

 “好害怕..可是好开心..

 

 

他一瞬间回到了古堡,看到的是正在画前的金道英,画前的窗帘还在。

金道英感受到了他的存在,开口:

“窗帘挡住的那部分是我吗?亦或是说,我的第一个前世。”

他没有转身,只是这么问了郑在玹。

后者抿了抿嘴,内心忽然忐忑了起来。

他记得油画上的那个人不是金道英,他不叫金道英,也不像金道英。

可是金道英拉开了窗帘,那一瞬间,郑在玹定住了。

 

 

那怎么不会是金道英呢?

那就是金道英。

名字是金道英,长得也是金道英。

“是我啊。”

“不是什么前世,这不就是我吗?”

金道英转头,看到的是一个正在流泪却似乎没有意识到的郑在玹。

“什么嘛,原来我根本就没有转世。”

“你也真是的,我自己没发现就算了,伯爵先生,你怎么也没发现啊。”

“为什么要骗自己呢?”

“这个牙齿不见了呢。”

金道英摸了一下尖牙,意料之内,已经消失了。

“所有的诅咒最终都会回到自己的身上,你忘了吗?”

“我要走了,在玹。”

“或者说,我早就应该走了。”

 

 

他怎么会忘,留住金道英灵魂的代价不就是成为血族吗。金道英的灵魂永远留存,他也永远不死。

可这道诅咒却有一个破解的方法——让金道英意识到自己早就死了。

肉体重塑不是难事,难的把内心的枷锁解开。

郑在玹放弃下一切去找尼古拉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一点。

金道英迟早都会消失。

只会剩下他一个,永远的,孤独的,活着。

这就是最后的诅咒,也是最恶毒的诅咒。


【全员恶人/人设】百万赏金

#文设+人设,没有正文


#以前脑抽写着玩玩,但我还挺喜欢里面每个人的人设的


#都是假的设定,现实中没有这样的人,大家都很善良


#所谓全员恶人,大家懂得都懂


开始


——




NCT

国际犯//罪组织,由22个精英和一堆喽啰组成的,未来他们会招收更多的精英。犯//罪项目涉及很多,总部设立在澳大利亚西部的一个小城市,但常年无人居住,除非有任务,不然成员们有绝对自由的支配时间。




精英:




文泰一/moon

‘神之脑’

在脑中安装了芯片,可以侵入全世界范围内所有的电脑,只要他想,世界大战可以马上出现。

目前暂居日本,研究茶道。





徐英浩/coffee

‘记忆’

拥有非常可怕的记忆力,堪称过目不忘,加上大学时期读语言科,表达能力极强。

正住家乡芝加哥,作为咖啡师。






李泰容/cake

‘狂躁’

会很容易变得狂躁,而后会变得非常恐怖,不过一个纸杯蛋糕可以使他冷静下来,一定要他吃下去才行。

目前暂居法国马赛,研究甜品。






中本悠太/Cherry blossom

‘山口组’

对于各种刀具都可以很快上手,但有一把属于自己的武士刀,上面印着一朵樱花。

目前待在日本黑帮‘蛇骨’,不算卧底,但隐藏了身份。





钱锟/musician

‘情绪’

编出来的曲目可以掌控听者的情绪,从而达到诱导的目的。(就是把听者想干不想干的事放大,然后让他们去做,无论好坏)

目前在奥地利进修。





金道英/Bunny

‘医生’

在给人做手术的时候,会在那人的体内放置一个芯片,可以随时控制被放置的人,也可以自爆。拥有自己的手术团队,都隶属于NCT。

目前在中国香港,在一间大型公办医院就职。




李永钦/snake

‘马戏团’

可以驯服除了鱼类以外的所有动物,但并不能与他们交流。

目前正带着他的马戏团进行巡回表演。




郑在玹/pear

‘神目’

一双眼睛可以看清视线内的任何事物,比对好焦的高级单反要更加清楚。

目前正在特种兵训练营中作为狙击手训练。




董思成/gold

‘神算子’

对于金银纸钱十分会点算,且从来不会数错,速度极快,堪比人肉点钞机。

目前正在家乡温州开店做茶叶生意。




金廷祐/ghost

‘疯子’

仿佛真的会被鬼上身一般,被‘附灵’以后真的知道这个‘灵’的任何生前事迹。

目前在日本进行上鬼,闻名世界。




李马克/white

‘鸠’

不会受到毒//品的诱惑,因为他的身体不会被毒//品残害,也不会因为吸食毒//品而感到脑部兴奋,不管是自然还是人工毒//品都不会。

目前在东南亚的一个毒//品组织中活动。




肖俊/voice

‘塞壬’

美丽无比的声音可以蛊惑人心,能够潜移默化的让他人的思想跟着自己走,甚至可以颠倒黑白。

目前是一位大火歌手,正在美国发展。




黄冠亨/angle

‘救世主’

性格中有非常耐心温柔的一面,这一面出现的时候不会存在任何负面情绪,纯粹的如同天使。隐蔽这一面的时候,会沉睡5个小时。

目前在莫斯科郊外的一座精神病院里工作。




黄仁俊/Fox

‘老千’

身体小巧,异于常人的灵活和柔软,而且非常会看人的细小动态表情,以至于可以一下子判断出对方手里拿着什么牌,或是有没有撒谎。

目前正在拉斯维加斯进修。




李帝努/sculpture

‘神之手’

拥有一双手可以复制甚至是完美复制他所看到的任何一切,用雕像的形式复刻下来。没有人可以在他的作品下辨出真伪。

目前在希腊国家博物馆作整理员工作。




李东赫/Apollo

‘火焰’

体表可承受比常人高50倍的温度,且唯独不怕火,但其他类似于火水,岩浆等则不行。

目前在埃及。




罗渽民/doll

‘面具’

会制作巫毒娃娃,只要他心中的恶念越多,被制作出来的娃娃就越恶毒,娃娃所对的人受到的诅咒就越大。

目前在南非。




刘扬扬/Maya

‘语言’

不到十天就完全掌握了从前从未接触过的吉普赛语,可怕的语言天赋让神都嫉妒,那还是他随便学的成果。

目前在巴西。




大崎将太郎/Whale shark

‘深海’

可以在浅海或陆地憋气最长30分钟,而去到深海便可以永远生存,不会存在被淹死,亦或是被水压冲死的情况,会驯兽。

目前在太平洋深处




郑成灿/Explorer

‘密度’

身体密度极小,是常人的几百倍,以至于刀枪不入,不会轻易的手上,当然内伤很难说。

目前在亚马逊森林里。




钟辰乐/ceramics

‘皮肤’

皮肤表层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,如烫水,硫酸亦或是别的,但会被利器所伤,而且若是进入到体内,会从里到外溃烂,皮下比常人要更加脆弱。

目前在米兰。




朴志晟/regeneration

‘血液’

血液的再生速度异于常人,即使是大量失血也可以很快止血,最终恢复。而且体内造血能力极强,永远不会贫血。

目前在韩国。














没了

图片是靠感觉找的,有些是官图只能怪官图太有感觉了。


有啥不理解的可以问我,评论🙏🏻🙏🏻🙏🏻🙏🏻🙏🏻🙏🏻